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

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——这是很多外国人看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后共同的感受。很多外国朋友到中国旅游,在看过发达的首都后,也开始质疑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。这种时候,我通常都会跟他们说:“不管往哪个方向,请开车走100公里,那里才是更真实的中国。”

从去年六月开始筹备“气候变化与贫困”这个项目,时过一年,《气候变化与贫困——中国案例研究》报告终于在近日发布。作为第一个从气候变化角度审视中国贫困问题的研究,经过多位专家的潜心工作以及绿色和平转战三地的实地调查,终于修成正果。回想准备报告的经过,虽然实地考察比较辛苦,但仍旧是最值得回味的部分。

我们第一站去的是甘肃,在一个叫苦水村的地方停了下来。一进村看到几位老人在空地上晒太阳,同行的当地老师希望去其中一位老人家里看看,老人试图站起来三次,都失败了,当地盐碱化严重的井水使得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,但由于贫困,他没有条件去医院治疗。我们搀扶起老人,踉踉跄跄的往他家走。泥土垒起来的房子摇摇欲坠,往里走,炕上坐着年近70的老伴和不到两个月的曾孙子,典型的“996138部队”。这个名词还是从扶贫领域的朋友嘴里听来的,就是说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,青壮年男性都要外出务工,家里剩下的都是老(“九九重阳节”)少妇孺(38/61“三八妇女节”“六一国际儿童节”)。


甘肃省会宁县苦水村,由于王维新家的青壮年外出打工,家中只剩下老年人和刚出生的曾孙

跟老人攀谈起来得知,他跟老伴的身体都不好,他勉强还能行走,老伴已经卧床多年,由于没有钱医治,只能在家看曾孙。家里的地靠十几岁的孙女来干,说着,孙女也从外边回来了。当问及身体健康的问题时,老汉把我们带到村里唯一的饮用水源处——一个简陋的水井旁边。

老汉孙女拎起旁边的水桶,用辘轳打了一桶水上来。浑浊的水上漂着树叶等杂物,同行的老师指着水桶说:“这水又苦又涩,苦水村的名字就是由此得来,喝了这水,不得病才怪。”我到底要尝尝这水到底是啥滋味,伸手一捧,那味道,苦、涩还有一丝土腥味儿,“小心啊,外地人喝这水可是要拉肚子的……”老师有些担心的跟我说。抬头看看打水的女孩,问道:“你们平时就喝这水?”“嗯。”再没有更多的回答,十来岁的她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从没上过学,茫然的眼神飘忽不定,似乎不敢与我们的目光相对,又不知看着哪里。

Links